關(guān)于通譯

創(chuàng )業(yè)歷程


  開(kāi)創(chuàng ),只需要理由充分的執著(zhù),然后君子自強而生生不息。

  對于故鄉的思念已經(jīng)十分久遠,那些偉人開(kāi)天辟地的歷史情節還留在古都沉睡的夢(mèng)中;脆弱廣袤的土地和高坡上狂野的風(fēng)所孕育和鑄煉的,是拓荒者堅韌不拔的意志。

  作為當代中國較早極優(yōu)秀的一批考入重點(diǎn)高校的大學(xué)生,賀龍的語(yǔ)言天賦和對外語(yǔ)學(xué)習的強烈興趣顯露無(wú)疑,英語(yǔ)成績(jì)格外出眾。1984年從西安電子科技大學(xué)電子機械系計算機外設專(zhuān)業(yè)畢業(yè)后,被分配到電子工業(yè)部第766廠(chǎng)(成都)對外經(jīng)濟貿易處工作,從此開(kāi)始了北方游子在天府之都的心路歷程。

  當勤奮成為習慣,當良好的業(yè)務(wù)能力在工作中高效運用,機會(huì )便很快垂青。1985年,在前往日本安立電氣株式會(huì )社研修(日本神奈川厚木市)之前,為進(jìn)修日語(yǔ)而與四川大學(xué)結緣。于是荷花池畔寧靜的清晨和愜意的傍晚中,那些為達到簡(jiǎn)單純粹的學(xué)習目標而用心理解用功記憶的日子,成為了后來(lái)回歸望江畔的情感積淀。

  由于同時(shí)期的外語(yǔ)人才極其稀少,會(huì )英日兩種語(yǔ)言的更是鳳毛麟角,賀龍理所當然地擔任著(zhù)國營(yíng)單位涉外技術(shù)協(xié)調與交流的前沿工作。1985至1991年,擔任電子工業(yè)部第766廠(chǎng)對外經(jīng)濟貿易處日本與美國引進(jìn)生產(chǎn)線(xiàn)的翻譯和協(xié)調工作,1993年調動(dòng)到成都市汽拖總公司任進(jìn)出口辦公室主任。1993-1998年間應多家單位邀請從事翻譯工作,陸續完成的翻譯作品有“六西格馬管理法(日文)” “社會(huì )(日文)”“皮膚科學(xué)(日文)”“沿革(日文)”“美容化妝毛發(fā)學(xué)(日文)”“液壓挖掘機操作手冊(日文)”“日野發(fā)動(dòng)機(日文)”等。此間所做的口譯工作亦不計其數,不僅開(kāi)闊了眼界培養了外交修養,更重要的是現實(shí)接觸了翻譯工作的業(yè)務(wù)層面,為后來(lái)事業(yè)道路選擇的聯(lián)想提供了素材。

  實(shí)際上,改革開(kāi)放之前甚至初期,除了文化交流,民間翻譯工作僅限于國營(yíng)單位有涉外技術(shù)交流需要的部門(mén),翻譯也多是涉及技術(shù)而非真正的商務(wù),擔任翻譯的人員往往首先是技術(shù)或生產(chǎn)管理人員。計劃經(jīng)濟制度下國營(yíng)單位技術(shù)部門(mén)的涉外交流,是孕育當代翻譯職業(yè)產(chǎn)生的重要土壤,而賀龍便是中國當代最早從事民間涉外翻譯工作的人員之一。

  改革開(kāi)放的意義之一是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形態(tài)的歷史性變革,以市場(chǎng)調節為主的生產(chǎn)與分配模式加速了各種勞動(dòng)形式的行業(yè)化、商業(yè)化和職業(yè)化進(jìn)程。

  變革初期新經(jīng)濟模式與既有社會(huì )建筑的沖突往往會(huì )引發(fā)各種時(shí)事潮流,下海經(jīng)商成為那個(gè)年代的時(shí)尚。決定由一位有著(zhù)優(yōu)厚待遇與優(yōu)先保障的國企干部,變成一名自主經(jīng)營(yíng)自負盈虧的私企法人,在那個(gè)年代的確需要足夠的勇氣,和對自己聰明才智的信任與準確權衡,當然還有承受力。

  顯然,開(kāi)始的選擇與翻譯完全無(wú)關(guān)。失敗總是喜歡光顧意氣風(fēng)發(fā)有著(zhù)雄心壯志的人。失敗與成功并非是一對擁有完全對立意義的反義詞,失敗屬于成功的一部分,是成功必經(jīng)的階段。然而當時(shí)并沒(méi)有去探討太多深奧的哲理,只是習慣性地本能地,憑借天生不甘不餒的倔強性格,結束了又開(kāi)始。到底怎樣的人生才是想要的人生?怎樣的事業(yè)才是最擅長(cháng)和最適合自己的?當男人懂得停下來(lái)思考而不再盲目攻伐的時(shí)候,也就意味著(zhù)他即將告別動(dòng)物簡(jiǎn)易被動(dòng)的生存方式,即將有經(jīng)世的智慧指引他開(kāi)創(chuàng )嶄新的天地。

  1998年,經(jīng)過(guò)精心策劃,賀龍注冊了成都市乃至四川省最早的專(zhuān)業(yè)翻譯公司——通譯?!巴ㄗg”,在中國古代是翻譯人員的官職名稱(chēng),在日語(yǔ)里是做口譯的意思,還可以發(fā)展為“通匯天下,詮譯古今”的豪放理想。明顯地,他順應時(shí)代潮流,選擇了一條致力于專(zhuān)業(yè)翻譯市場(chǎng)化運作的事業(yè)道路。

  20年之后,改革開(kāi)放所帶來(lái)的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模式已經(jīng)很好地構建了適應它的各種社會(huì )建筑,翻譯工作的商業(yè)運作、行業(yè)歸納和職業(yè)標識,也提上日程。幸運地,最初開(kāi)發(fā)了四川省民政廳涉外婚姻管理處、四川省公證處(后改名為四川省律政公證處)、四川省商務(wù)廳、四川省外商投資管理局、四川省外商投訴中心、中國貿易促進(jìn)會(huì )四川省分會(huì )和成都市分會(huì )、周邊各縣市的公證處等,后來(lái)成為了公司重要的長(cháng)期老客戶(hù),并確立了通譯成為省市各級政府定點(diǎn)翻譯機構的業(yè)界地位。

  因為相對于傳統行業(yè),翻譯服務(wù)工作是一種新興的年輕的職業(yè),被納入市場(chǎng)體系的時(shí)候,還沒(méi)有成熟的經(jīng)營(yíng)模式和現成的業(yè)務(wù)流程模式,也沒(méi)有市場(chǎng)準入和準出標準,更不要談市場(chǎng)監督機制,所以現行的行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特點(diǎn)依然屬于分散的、小型的甚至相當于作坊式的運作。分散小規模的經(jīng)營(yíng)導致信息壁壘、產(chǎn)品質(zhì)與量無(wú)法保證,從業(yè)人員素質(zhì)參差不齊和市場(chǎng)準入門(mén)檻低所造成的競爭混亂、行業(yè)信用度危機,直接影響了翻譯行業(yè)在供求市場(chǎng)中的整體形象,影響客戶(hù)對翻譯服務(wù)的質(zhì)量期望和價(jià)值衡量。最終的結果就是,除了中途投入巨大的資金,大多數白手創(chuàng )建的翻譯公司都面臨著(zhù)惡性競爭的嘲弄和發(fā)展前途的迷惘。

  通譯在過(guò)去長(cháng)達8年的時(shí)間中,忙碌于解決生存問(wèn)題的同時(shí),但求契機以發(fā)展。然而,進(jìn)程似乎比賀龍的預期緩慢許多。隨著(zhù)翻譯從業(yè)隊伍的擴大,虛假浮夸的營(yíng)銷(xiāo)風(fēng)氣漸長(cháng)、超越質(zhì)保底限的殺價(jià)競爭愈演愈烈,大大損傷了翻譯服務(wù)在客戶(hù)眼中的形象,間接促成了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中,客戶(hù)群體和人才群體素質(zhì)不高的現實(shí)。

  在這種環(huán)境中生存,如果沒(méi)有足夠的定力和堅持的原則,很容易采取類(lèi)似殺雞取卵的對策,比如使用低水平的翻譯人員以減少成本、加入殺價(jià)競爭行列,然后就是哄一個(gè)算一個(gè),毫無(wú)誠信可言,更不要談什么售后服務(wù)。性格中的寬厚樸素,以及在多年外事工作中所養成的誠信務(wù)實(shí)的待人做事習慣,使賀龍誓不同流合污,不求一時(shí)的便利,抱著(zhù)對客戶(hù)和人才負責的態(tài)度,從不放棄提高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的一切嘗試和努力,包括篩選和使用人才的努力,也包括總結和摸索科學(xué)管理方法的努力。

  人的使用是至關(guān)重要的環(huán)節,與人的相遇是上天注定的緣分。在堅持了認為是正確的、通過(guò)高超的營(yíng)銷(xiāo)業(yè)務(wù)水平維持了公司的持續生存之后,賀龍果斷地置業(yè),將通譯遷往望江畔嶄新的高級商務(wù)樓盤(pán)——中海廣場(chǎng),并在這里贏(yíng)得了一個(gè)團結和睦、忠誠善良、年輕熱情和才華橫溢的團隊。

  通譯的發(fā)展有目共睹,人事上經(jīng)過(guò)淘汰與自我淘汰,最終聚集了一群愿與通譯共同成長(cháng)的有緣人,管理上建立了一整套行政、營(yíng)銷(xiāo)、翻譯運作規范流程以及頒布了成文的規章制度,業(yè)務(wù)上穩定筆譯、樹(shù)口譯品牌并開(kāi)拓培訓。

  現今通譯為省市政府各級涉外部門(mén)、外國領(lǐng)事館、國際組織、中外商會(huì )、外企等單位客戶(hù)提供筆譯和口譯服務(wù)戰略合作關(guān)系超過(guò)十年,人脈廣泛、資源廣泛。通譯承接的國際盛會(huì )、大會(huì )、國際項目、政府會(huì )晤、高端訪(fǎng)問(wèn)等同聲傳譯、精品筆譯和其它大型口譯項目部不計其數,具有本土行業(yè)的領(lǐng)軍地位和相當影響力。

  為了培養、選拔和儲備翻譯及外事人才,并建立人才庫向戰略合作伙伴們推薦,通譯通過(guò)中國外文局翻譯專(zhuān)業(yè)資格考評中心考察認證和指導,成為人事部翻譯專(zhuān)業(yè)資格(水平)考試指定培訓機構。

  通譯培訓是以口筆譯專(zhuān)業(yè)訓練為方法,達到提高語(yǔ)言運用能力、翻譯職業(yè)技能和實(shí)際工作能力的目的,為參與更高層次的外事工作實(shí)踐作好準備。

  通譯實(shí)踐風(fēng)格的翻譯訓練法,講師全是通譯機構專(zhuān)職的同傳和筆譯總監,每年通譯無(wú)數次國際大會(huì )現場(chǎng)供學(xué)員觀(guān)摩學(xué)習,無(wú)數次高層次外事活動(dòng)供學(xué)員參與實(shí)踐,四川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前沿的新鮮資訊第一時(shí)間傳達到通譯平臺,也帶來(lái)各種熱門(mén)領(lǐng)域最流行和地道的詞匯與用法,帶來(lái)與或許對自己有重要幫助的高層或成功人士們并肩工作的機會(huì )......定位為職業(yè)技能培訓(筆譯、口譯)、外語(yǔ)培訓(英語(yǔ)能力的全面突破)、社交演講溝通等素質(zhì)培養和高端外事實(shí)踐(就業(yè)、職業(yè)規劃、更換工作等)機會(huì )的提供。

  通譯以豐富的經(jīng)驗和資源搭建廣闊的活躍的平臺,翻譯培訓、外語(yǔ)培訓、外事職業(yè)培訓項目取得優(yōu)異業(yè)績(jì),實(shí)現人才培養、人才儲備、人才使用和人才推薦的較成熟的多贏(yíng)協(xié)作鏈,所培養和推薦的人才態(tài)度積極、技能優(yōu)秀、敬業(yè)職業(yè),得到了外事用人單位、包括世界500強的外企單位的高度評價(jià),政府、外企、外商協(xié)會(huì )、外國商會(huì )、領(lǐng)館、貿易促進(jìn)會(huì )等業(yè)務(wù)合作伙伴單位都高度支持通譯的人才戰略,為人才提供各種實(shí)習、實(shí)踐、就業(yè)等機會(huì )。

  通譯每年與各合作伙伴單位聯(lián)合主辦“通譯杯”四川省翻譯大賽【注:2021年升級為全球華人口譯演講風(fēng)尚大賽】不僅為鼓勵學(xué)習實(shí)用技能、鼓勵參加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貢獻力量,也為用人單位和高校學(xué)生牽線(xiàn)搭橋,為四川外語(yǔ)學(xué)習者和愛(ài)好者開(kāi)通翻譯外事職業(yè)發(fā)展的高校直通車(chē),更是適應省市政府“在2015年前后把四川成都打造成為國際會(huì )展之都”的時(shí)代機遇,掀起鼓勵指導、選拔培養和推薦使用實(shí)踐型外語(yǔ)人才的時(shí)代潮流。通譯組合豐富的優(yōu)勢資源并合理配置,使各方受益,這就是平臺的效應。

  了解的好友和客戶(hù)都知道,賀龍多年來(lái)一直都堅持誠信務(wù)實(shí)的精神,所有案例都真實(shí)有證可查,從不屑漫天虛假浮夸。每當網(wǎng)站改版或展開(kāi)其他項目宣傳之際,賀龍常叮囑我:我們踏踏實(shí)實(shí)干自己的事,宣傳就是把自己做過(guò)的和能夠做好的事情講給客戶(hù)聽(tīng),客戶(hù)都是有頭腦的,表面花哨的吹牛追逐虛名的伎倆最終是會(huì )被人識破的。